巨大機械

巨大機械

巨大機械參訪心得

科碩一甲 郭靜怡(96359006) 賴育秀(96359027)

參訪巨大機械,世界聞名遐爾的自行車品牌Giant公司,彷彿立足在傳統與未來的雙向道:從員工穿著談吐及生產線運作,感受到傳統製造業的歷史痕跡;從行銷簡介影片、工程師展示及解說新型車設計等,見識到巨大得以名揚海外的研發行銷能力及潛力。

事實上在巨大機械,充滿著上述的二元文化重疊性,可源於在發展中國家及己開發國家對自行車不同的定位:從代步工具到運動休閒座騎。呈現在生產線上大多是普遍的大眾車種,而展示區是一台台得獎的特殊設計。在展示區時,工作人員向我們解說著工程師和設計者衝突可能產生的原因:比如極富設計感的自行車款「City storm」,捷安特是委外請橙果設計,過程中設計方想出來的外型,常常於實務製作技術上有難度,因此需要設計還是製作面的讓步,也產生了很多爭執,因此眼前一台台特別的自行車都是得來不易。

解說人員還提到,親自走一趟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,會發現價值三千到百餘萬都有的車款,正訴說著自行車產業的轉型。巨大身為自行車產業龍頭,一舉一動也影響台灣整體自行車產業。目前由巨大公司主導成立的自行車新文化基金會,結合其他台灣自行車業者,正全力推動自行車文化,並協助及推動縣市政府興建自行車專用道。2007 年5月,高齡73歲的巨大機械公司董事長劉金標,花了15天的時間挑戰騎乘自行車環島,成功繞台一周。同一時間,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利用捷安特單車,環行了台灣西半部,各大媒體紛紛報導馬英九的單車行,以及陪伴他上路的pro級鐵馬。姑且不論政治人物此一舉止的動機,我們至少可以看見,騎乘一台經過客製化設計〈或經由租賃方式〉的專屬自行車乘風環島,且享受捷安特公司在台灣各據點直營店的休憩服務〈沐浴、住宿〉,己經蔚為當今時尚風潮!

透過事前的巨大機械個案探討,以及參訪前在遊覽車上觀看的discovery紀錄影片,可以看到創辦人劉金標和總經理羅祥安的領導人組合,正恰如其分執行他們的「Global Brand, Local Touch.」品牌策略。劉金標和羅祥安背景外型完全不同。台中高工畢業的劉金標,中等身材、外型敦厚,講得一口台灣國語;從台大商學系畢業的羅祥安,講起話來滔滔不絕,不時以英文引述企管、商學等專業名詞。兩個外型、行事模式看來大不同的人,分司內政拼外貿,打出了台灣自行車王國,也打出捷安特的領導地位。可惜這一次兩位高層領導恰好另有要事,無緣與我們進行更多對話,我本來很期待與領導人碰面,總覺得像巨大這樣的傳統企業,能夠突破產業困境發展成目前的定位,背後那堅強的船長舵手一定某些領導人特質值得我觀察學習。然而我還是很感謝這樣的參訪機會,巨大機械加強我的信念,我相信,小寶島台灣的競爭力不該在成本領導,而是在地生活美學的發展。

一路上老師提醒第一次參訪企業的我們不斷去思考:這家企業的力量在哪裡?限制又在哪裡?如果我們是管理者,會怎麼帶領企業?台灣內銷市場有限,所以巨大經營國際市場持續邁開國際化的步伐,然而,歐美的保護關稅迫使巨大必須在工資兩倍於台灣的荷蘭設廠,因此巨大也從過去的「先生產,後銷售」轉型為更精實的「以銷帶產」模式,同時巨大積極投入研發(研發經費占營收2.3%),期望以更專業更時尚的車款打入歐洲中高價位自行車市場。不過短期內,巨大獲利仍然受限於日本關鍵零組件大廠Shimano的技術專利保護。

那麼如果我們是管理者,會怎麼帶領企業?巨大公司目前思考的、籌備的路不脫一個方向:自行車最終不只是自行車,它是一個體驗經濟,是一種休閒文化。在此特別補充一點:解說人員提到近年來自行車失竊率高攀不下,因為捷安特將自行車設定為好拆好移動,可能因此便宜了小偷。假若把自行車定義為交通工具,則易會讓消費者產生不重視心理,而忽略了自行車的重要性。因此建議將捷安特自行車定義為「休閒工具」,如此一來不僅不會輕易離開視線,也能更加融入快意生活中。

不論內銷或外銷,「自行車」終究有一定的市場,但是休閒產業的週邊設備整體產值可以產生高附加價值。如同巨大正聯合產業同盟成A-Team合作平台一樣,跳脫競爭思惟,把餅做大。

讓外國觀光客來台灣鄉間享受騎乘自行車的樂趣,讓每一個人家中人手一台休閒自行車,假日不再是坐冷氣車製造二氧化碳,而是享受流汗的運動暢快!我們認為這是巨大內需市場最需努力的方向,然而巨大還需要更完善的基礎建設,也需要更多整合資源的能力。目前各縣市政府持續闢建自行車專用道,台灣自行車道已從10年前不到100公里,擴增至目前的1215公里,政府並規劃在2010年前再增至2600公里。基礎建設一步步執行中,接下來要看看巨大的整合資源能力如何。

外銷部分,運動行銷是巨大打品牌的路,巨大透過贊助車隊,以及專業車種的生產,強化在歐美的自行車品牌形象,這是相當好的策略,試想若可更著墨運動行銷,在專門市場的效果可能比一般廣告好上幾倍!

巨大是微笑曲線的應用與例證,研發和行銷產生的價值較易優於製造,比方說巨大機械在大陸和台灣皆有設立生產製造工廠,大陸的年產量遠勝於台灣,可是台灣的年產值卻是大陸的好多倍,差別在於大陸工廠生產單樣多量的較低價自行車,而台灣卻是走少量多樣的方向,由此可鑑。

懂得創造體驗經濟及運用運動行銷的巨大機械公司,雖然目前不若科技業容易討好投資人吸金,卻像是源遠流長的潛力股,值得我們更多去觀察:一個從零組件製造商開始的傳統自行車業,未來怎麼永續經營出「自行車王國」的特色產業?我們很期待!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